• 袁庆一的《春天来了》2374.4万成交
  • [ 来源:20世纪中国艺术史 | 作者:wangdong | 时间:2010/12/16?1:05:17 | 收藏本文 ]

  • 2010-6-6

    北京翰海

    估价: RMB 1,200,000-1,800,000

    成交价: RMB:23744000

    尺寸:170×188cm

    创作年代:1984年作

    名(右下):q.yuan1984


    展览:“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习称“国际青年美展”), 国际青年中国委员会主办,中国美术馆,1985.5


    说明:袁庆一的《春天来了》与《在新时代》不同,这幅画透漏出了另一种精神状态,它与《在新时代》的情绪主调形成了对比。甚至我们可以把这种精神状态看成是《在新时代》里“正视未来”问题的展开。春天来了,然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春天呢?虽然房间里充满着阳光,但这并未给我们一个有生气的气氛。对艺术家来说,室外的自然即便是真正迎来了春天,也不至于对之报以极大的欣喜。感性事物的变化仿佛并不重要,人应该进入宏观的内心世界,站在古人所说的“道”的立场上,这样“就能把人类思考从局部扩展到整个宇宙”(袁庆一)。为什么刚刚从伊甸园走出来又要回到宇宙中去呢?原因很简单,对于这一代艺术家来说表象的春天不足以令人欣慰,精神的解放才至关重要。当他们有可能阅读老子、庄子、萨特的着作以後,他们才发现人的解放仅仅走了最为基本的一步。伊甸园是不存在的,有眼睛有思想的人只知道他们身处一个远不像伊甸园那样无忧无虑的社会现实。春天来了,但它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什么是证明春天属于“我”的依据呢?春天即便来了,它又会导致与“我”有关的什么结果呢?春天是否就意味着“我”的希望呢?既然“原有的秩序”及其内在依据在这一代艺术家看来是极其片面的,那么,对春天的解释就必须另寻他途,因而艺术家很自然地接受了他认为能说明问题的存在主意义思想学说:存在主义学说把”自我意识”提高到一个高度,强调了人的主动性,迫使人类在社会现实中完善自己,也完善社会,推动人类及社会的发展。存在主义和老子学说虽然不一样,甚至相差甚远,但他们还是有一个共同点,即人自身的作用,用人自身的力量完善人自身......《春来来了》不陈述任何文学内容,它以一种冷漠而超现实的气氛表现了艺术家对存在的感受:春天虽然来了,但它带来了更加令人捉摸不透的现实。——摘自吕澎《20世纪中国艺术史》

    ?

      2010年6月翰海春拍,袁庆一的《春天来了》估价120万-180万,最后以2374.4万成交,成为一匹典型的黑马。该幅作品给我们透露了一个信息,那些曾经留在艺术史上,反映某一个特定时期精神体验的典型作品,正逐步走进收藏家的视野,随着中国艺术收藏市场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的收藏家也逐步成熟起来,未必会一味迷信着名艺术家。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和史学价值,将更加得到重视,也必将在价格上得到实现和回归。这次保利秋拍,“宇然文化”推荐的两幅作品,就具有这些特质,吴德斌的《自述》,创作于中国新潮美术风起云涌的1987年,参加上海美术馆举办的首届中国油画展,为《中国现代艺术史》、《新中国美术史》、《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中国油画史》等多部美术史着作收录,同时被《美术》等多本权威杂志报道,作品用写实的手法,独特的构图,荒诞的画面,艺术而哲学地反思了中国文革时代,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之作。坎勒的《森林的报告》,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作品,作者艺术手法独特,用水彩画出沉郁厚重的美感,大尺幅的构图,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非常震撼地表达了人类在现代化进程中陷入的困境:生态恶化,环境污染。该作品被多部美术史着作收录,如:《中国当代美术》、《新中国美术史》、《湖南美术50年》等。这些不很着名却很杰出的艺术家,曾经被印记在艺术史上,对当时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作品,会在市场上得到认可,回归其真正的艺术价值,成为今秋拍卖的“黑马”吗?如果是,那么留在艺术史上的典型作品,或者可以给我们投资者寻找“艺术黑马”提供某种参考。


    ?

  • 留言评论
回复: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 上标 下标 | 剪切 复制 粘贴
| 全选 清除 | 左对齐 居中 右对齐 | 编号 项目符号 减少缩进量 增加缩进量 | 水平线 插入表情 插入链接 插入图片 列印 |
验证码:?
?

Copyright ?倍投规律 南通鸿禧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036536号-1